{{ title }}
{{ errorMessage }}


{{ errorMessage }}





{{ registerSuccessMessage }}
当前位置: 首页> 访谈> 正文 
收藏
点赞
投稿
经营压力:成本上升
  2022-08-23      54

I-Connect007 Editorial Team

当Epoch International公司总裁FoadGhalili对企业投入成本的上升——从获得正确的元件到交付时间,再到价格上涨表示担忧时,读者无疑感同身受。但他的独特之处在于能够利用其在美国和中国的工厂运营来解决人工短缺问题。如果你也面临同样问题,那么你一定会从这次采访中收获一些行之有效的建议。

Barry Matties:近期有很多关于通货膨胀和供应链的报道,其对EMS供应商投入成本有何影响,你们使用哪些策略来降低这些成本,以帮助客户并为未来发展导航?目前的发展趋势和压力是什么?

FoadGhalili:投入成本拆分为直接材料、直接人工,包括设备和运输成本,这些方面目前都面临着压力。各行各业的成本都在上涨,尤其是半导体,涨幅约为20%——前提是能买到。我们正在努力获取元件,由于不断地寻找不同的货源,现货购买已成为日常活动。目前半导体的价格是1年前的2~3倍。

中国和美国的人工需求也在增加,尽管中国的情况没有那么糟。除了成本上涨,美国还面临员工不断跳槽的问题,每个人都在寻求更高的薪酬。

此外基础设施的成本也在上升。预计中国的能源消费将增长2%~3%。另一个是运输,不仅成本在增加,交付时间也在延长。以前,通过联邦快递,中国和美国之间的货运时间是3~4天。现在如果能在一周内收到货,就很幸运了。总之,每个领域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需求仍然强劲,市场仍在扩大,但满足需求是一项重大挑战。

Matties:客户如何应对价格上涨?

Ghalili:有些客户对涨价表示理解,因为当这些元件很容易买到时,客户都知道元件的价格。聪明的客户了解市场的现状,并愿意与供应商合作。

Matties:在美国,很少人来应聘工作。中国是否也有像美国一样的困境,人们不一定想要工作,或者更多人想跳槽?

Ghalili:在中国,我们在寻找或留住员工方面没有太大困难,这与加利福尼亚州弗里蒙特工厂的情况完全不同。在弗里蒙特寻找和留住员工已经成为一种挑战。中国的工厂积极采取措施,以寻找并留住员工,但薪资上涨趋势会持续。

Matties:你认为这种状况将如何发展?工资增长将处于平稳状态还是会持续增长?

Ghalili:我认为在中国会趋于平稳。过去15年,工资增长了15%~20%。目前稳定在4%~6%。我们行业已经达到了6%的较高水平,预计明年也会如此。

美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市场,其困难在于寻找人工。工程师难求,工程技术领域的需求量很大。在美国和中国,人工成本的上涨是一场持续战斗。我们正在尝试最大限度地利用每个工厂,例如,通过中国工程师支持美国,我们希望在两家工厂之间建立相互支持的协同效应。

Matties:最终将如何解决工程差距问题?

Ghalili:我认为需要在两个方面缩小差距。尤其是在中国,我们正在吸引更多的应届生,并对他们进行培训。在美国,要从几个不同的角度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除了传统的培训,还要利用中国工程团队来弥补差距。目前我们在中国建立了半控制室,工艺工程师可登录美国的所有设备,并支持所有设备的运行。

中国工厂的员工在深夜与美国团队一起工作,支持美国工厂的运营,这种情况正在全球普及。我们将通过来自不同领域的员工相互支持。目前,印度工程师在中国或美国支持和运营公司。我认为,在技术领域将实现全球性的互联,以解决地区差距。

Matties:远程或虚拟的工程团队可为工厂提供售后服务吗?

Ghalili:没错。

Matties:当你不得不管控有限的资源时,这样做很有意义。

Ghalili:的确如此。

Nolan Johnson:我无法想象一家没有资源的企业或没有跨国规模的公司如何实现这种人员配置。

Ghalili:这将是一个挑战。例如,美国正在把SMT或AOI设备的编程工作外包到印度和其他地区。印度的团队,并不属于公司,但可为设备提供编程服务,然后将程序装到设备中。这样一来,至少编程工作可以在其他地区完成。

我们不仅可以实现远程编程,还可以实现设备的远程实际操作。由于潜在的知识产权问题,并非所有公司都能做到这一点,对有些公司可能是挑战。

Johnson:你们如何实现设备的远程操作?

Ghalili:在弗里蒙特,我们有七八台摄像机,并在两家工厂之间设置专用高速线路。通过摄像机,工程师可以看到整个操作过程,包括SMT设备内部,然后可指导操作员。工程师使用TeamViewer等软件登录到SMT生产线进行远程操作。

Johnson:美国的白班和第二班、第三班都是这样工作的吗?

Ghalili:目前,我们在白班安排更多的员工,并有较高的产能,所以不太需要远程支持。第二班则更具优势,我们可以在弗里蒙特维护的资源非常有限,需要完全从中国支持弗里蒙特工厂。这是目前解决美国人工短缺的唯一办法。

Johnson:鉴于中美两个市场的员工和劳动力环境不同,美国员工为中国员工带来了哪些增值?

Ghalili:无论如何,都需要有员工在现场工作。首先当与美国客户沟通时,需要美国员工与该客户合作并建立信任。我们正在建立一个更强大的质量团队。在弗里蒙特,物资管控变得更加严格。美国员工可以将客户需求传递给中国团队,而操作部分尽可能实现自动化,这样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完成工作。

Johnson:听起来弗里蒙特的总体趋势是要求应聘者具备更多的技能或达到更高的教育程度。

Ghalili:没错。即使在中国,我们的工厂也在转向自动化。两个国家的工厂面临的挑战均是如何找到高技能的工程师。我们需要寻找专人来操作这些系统,而不是完成基本的人工工作。

Matties:这显然是降低成本的一种方法。如今要想保持竞争力,必须采用这种策略。

Ghalili:没错。新冠疫情让我们更加明白世界是互联互通的。我们必须消除所有障碍,并充分利用世界不同地区的员工。单从时差来看,在美国白天需要6~8人运营生产,晚上(也就是中国的白天)需要一两个人在中国提供支持。对于每个工厂都可能是互惠的。

Matties:从客户的角度出发,目前行业有哪些发展趋势?他们对交付时间更有耐心,还是仍然要求快速交付?

Ghalili:这取决于客户。有时要经过大量讨论才能达成交付与价格之间的协议。例如,我们的主要客户之一使用英特尔的部件。然而英特尔刚刚将一种部件的价格提高了20%;我们会和他们说明这种增长不仅对材料成本,而且对库存成本和现金流都有影响。为了满足客户的需求,我们已经将元件库存量增加了15%~20%。

对此有很多预测,我们必须做出风险性购买。就目前的市场状况而言,除了做出一些预测和展望之外别无选择;否则我们将陷入困境。

Matties:但是,即使库存增加了15%~20%,也仍是挑战,因为必须先找到部件,然后才能达到想要的库存量。

Ghalili:没错。当可以直接购买到部件时,我们会对客户说:“我们可以找到元件,但价格会高出40%~50%。你们同意购买吗?”可等收到客户的答复时,元件已经被其他公司买走了。因此,采购部门经常要一次处理七八个不同的部件,努力在市场紧张的情况下维持工厂的正常运转。

Matties:我记得你们正在生产一些库存控制单元。如今,假冒元件是一个日益严重的问题。你们还在生产自己的装置吗?

Ghalili:我们为库存管理生产的所有设备都是自有的,其中一些还拥有专利。这起到很大的作用,所有这些元件连接到内部供应链和Oracle ERP系统。专属的设备再加上自行开发的软件形成了独立系统,这些系统很有帮助。如果没有它们,则每天都会面临挑战。按照目前的设置方式,来料进入工厂后,经质量检验、进入货架、从货架到送料器,有助于减少生产线上的人力和过剩的库存。

Matties:假冒元件可能会出现在哪里?

Ghalili:我们很幸运。在可能付款或购买部件之前,采购部门一直特别坚持核实来源,并确保其正确性,然后我们才会承担风险向他们支付费用、获得零部件,我们通常无法对部件进行检查和验证,因此在这方面必须非常谨慎。如果我们推迟了生产,可能是因为采购人员对货源不满意。

Johnson:在管理投入成本方面,你有什么建议?例如,如果只能与弗里蒙特工厂合作,将如何改变策略?

Ghalili:我们在中国和美国都拥有工厂。如果在中国没有工厂,那么建立弗里蒙特工厂将是重大挑战,因为这样就没有后备资源。我知道这对任何一个刚起步的公司来说都不是容易的事,但如果专注于这个市场,并且和主要客户保持良好关系,就可能会改变现状。如果没有中国工厂的全力支持,我就不会在弗里蒙特建工厂。

Johnson:现在是进行并购还是开始创业的良机?

Ghalili:对于我们在弗里蒙特的工厂,现在是建立它并向前发展的好时机,因为一旦有能力在全球范围内利用资源,就会发展良好。有很多实体公司,例如在印度和其他地区可以提供支持,无论是原材料采购,还是为系统编程。如果能够充分利用这类资源,那么将会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但是,以过去的方式建立内部采购和工程项目团队将是挑战。有很多可用的资源,现在是试验的好时机。我认为现在还没有很多人这么做。

Matties:中国工厂如何应对芯片短缺?

Ghalili:芯片短缺影响了产业链,尤其是中国。一些供应汽车部件的工厂已经关闭了数周。提供机械部件的公司可以提供元件。但由于上游半导体短缺,供应将受到影响。

Matties:通常情况下,中国政府会介入,帮助补贴并让其重新运转起来。是否有这样的情况还是由私营公司解决这个问题?

Ghalili:据我所知,中国在这方面投入了很多资金,就像美国投资半导体制造业一样。在我们所在的城市,政府一直在积极寻求将半导体和制造工厂引入城市。每个人都在努力,但不会在一夜之间改变。构建工厂和发展起来需要时间。

Matties:这取决于各个国家政府有多大意愿去除快速部署新工厂的障碍。

Ghalili:我可以告诉你,在中国,如果想把事情做好就一定有办法。如果需要批准才能建立一个工厂,那么他们会立即批准。

Matties:似乎中国进入市场会比在其他地方更快——除非其他地方也能去除这些障碍。

Ghalili:当然。中国正在建设许多半导体和晶圆工厂。切记,中国的重点不在于规模,而在于正在努力追赶的技术。在高端半导体领域,中国仍然落后,这是众所周知的。对于其他元件,他们可以投入大量资金并迅速扩大规模。

Matties:明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Ghalili:这是不可预测的,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一两年前,我们没想到会出现半导体短缺。我们有现成的元件,但突然间供应开始短缺。这种不可预测性就是挑战,无法预测下一个问题会出现在哪里。

Matties:必须重新考虑对这些市场风险的承受能力,并愿意承担更多的风险。

Ghalili:没错。这就是我们谈论的材料和库存量。你只需要抓住机会,并抱着最好的希望。

Matties:您认为2022年市场走向如何?

Ghalili:在我看来,市场增长将非常迅速。我认为市场没有任何问题,只是供应问题。问题是,供应链能否满足市场需求?

Johnson:目前的市场状况是创业的好时机,但供应链和基础设施无法支持创业。

Ghalili:没错。现在是创业的好时机,但必须确保有技术支持,此外供应链团队必须有创造力来支持需求。如果能满足这些需求,现在行动,那么就会有利可图。

Matties:你们和初创公司境况相同,甚至落后了几步,因为你们现在可能没有供应链所需的所有关系。这是挑战,技术知识和技能的差距很难填补。2022年你们计划怎么做?

Ghalili:我们将继续支持目前的发展方向。我们需要在供应链、管理和库存控制方面具有创造性。我们意识到即使在SMT生产线上缺失一个元件也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必须在生产和供应链中更精益,这不仅是因为成本,还因为短缺的元件。我们必须不断找到创造性的方法来生产出这些产品。

Matties:你们的目标是在生产出这些产品的同时降低总体成本,还是只是为了生产出产品并尽其所能?

Ghalili:最重要的是生产出产品。我们承受不起生产线上缺失元件,不是因为成本,而是因为买不到。因此即使我们通过精益化来降低成本,问题还是在于要买到部件。

Matties:当今市场,我认为客户愿意支付更高的价格来购买成品。

Ghalili:没错。因此总是可以转嫁成本。

Matties:与此同时,你们在虚拟、技术、运营和工程支持方面的策略将有助于在目前形势下降低成本,这将给你们带来优势。人们变得富有创造性,并以一种他们从未想过的方式做事,因为如果没有压力,无法在方法上进行创造性的思考。

Ghalili:在某种程度上,这帮助我们重新思考战略和做事方式。正如我所说,可以肯定的是,新冠疫情消除了所有的边界和界限。要想成功,需要走出自己的舒适圈,为我们的运营获得支持。

Matties:你对该行业还有什么建议吗?

Ghalili:摆脱固有思维,从全局角度思考公司运营。你可能只在美国开展业务,但需要了解如何利用全球人员运行在美国的公司。

Matties:这是共享资源完成工作的良好解决方案。

Johnson:有趣的是,就在有很多关于减少供应链的全球化和单一来源的谈话和讨论的同时,思维也在转变,以接受全球化的劳动力和工程专业知识。一种观点是转向多渠道,另一种观点是更加全球化。

Matties:这是一个有趣的观点。正如我们所知,每家公司都在重新考虑供应链,寻找当地的资源,他们不想因港口受阻货运受限,取而代之直接在当地采购。

Ghalili:我的想法始终是,要在当地为当地生产。无论如何,实体制造都将发生变化,但其中的人力资源部分,可以利用全球资源并互相帮助成长。从长远来看,实体产品制造确实需要在当地进行,仅仅是在全球运输货物上浪费了多少能源的事实就足以证明。我认为这是一种不必要的能源浪费。

分享到:
  点赞
  收藏
  打印

中国电子制造专业人士刊物

创于2003年

全国"一步步新技术研讨会"官媒

SbSTC服务号
actSMTC订阅号
扫一扫,掌握最新资讯
评论(0
已输入0
相关推荐
 126  2022-01-18
 557  2020-11-17
 503  2019-10-10
 457  2019-10-10
热门标签